Yiru

杭州的气温永远琢磨不透 闷闷的 落着不痛不痒的雨…
阳光还未出现,家里种的草莓就已经丰收啦!
不用尝就知道 一定是甜蜜的味道 ^_^

从来没有在意过的一个小花园,偶然打车路过看到这满树绣球简直惊艳。当即下车,就近买个了凳子,可惜还是不够高.... 

说好的粉色烟,放出来居然是绿色的!

一个大写加粗的懵逼

第一次正儿八经拍外公也是大学里作业的需要。几个人吭哧吭哧扛着大画幅强盗一般“闯进”家中,拼装相机、布景、测光,完了不由分说让外公往那一坐。“咔嚓”,一张作业完成了,大家也呼啦一下的散去了。彼时的外公,于我只是一个刚好需要又正好可以找到的老人模特而已,摄影的意义也荡然无存。愚昧。

那之后不久,外公便突发重病进了ICU。每日听着病危通知书传来,再看看眼前这张刚刚洗出的照片,方知生命之伟大与脆弱。所幸吉人自有天相,外公在与病魔顽强抗争大半年之后如同英雄一般凯旋而归。


时间永远太短,生活中总是充斥着太多的“不可选”,这是我们不得不直面的人生,是一场没有选择的战争。我们只能哭着疼痛着前进,把它融入生活里成为不可磨灭的伤疤与盔甲。

雪西湖耶!

翘班溜达一小时,被雪花扑了满脸还是好开心~

手机随便拍拍都喜欢的紧


想到什么 就去做吧 !

2016的第一个星期

发挥花 雾灰雾。     

花间~

若可儿


五年前第一次相见  是分班时坐了前后桌

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就是整个漫长的暑假

在我脑海里的印象 是个名字很好听 很像公主的女子


哈哈 那时完全不知道 这是个完全2b

带着美丽容颜的女汉子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