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iru

第一次正儿八经拍外公也是大学里作业的需要。几个人吭哧吭哧扛着大画幅强盗一般“闯进”家中,拼装相机、布景、测光,完了不由分说让外公往那一坐。“咔嚓”,一张作业完成了,大家也呼啦一下的散去了。彼时的外公,于我只是一个刚好需要又正好可以找到的老人模特而已,摄影的意义也荡然无存。愚昧。

那之后不久,外公便突发重病进了ICU。每日听着病危通知书传来,再看看眼前这张刚刚洗出的照片,方知生命之伟大与脆弱。所幸吉人自有天相,外公在与病魔顽强抗争大半年之后如同英雄一般凯旋而归。


时间永远太短,生活中总是充斥着太多的“不可选”,这是我们不得不直面的人生,是一场没有选择的战争。我们只能哭着疼痛着前进,把它融入生活里成为不可磨灭的伤疤与盔甲。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西风Yiru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苏浮尘